邮箱登陆

公司网站群

中国水利电力物资北京公司 中国水利电力物资天津公司 中国水利电力物资上海公司 中国水利电力物资西安公司 成都中电实业发展有限公司 中国水利电力物资华南公司 中国水利电力物资中南分公司
媒体聚焦

[中国电力报]中国大唐耀暖西藏

来源:中国电力报 作者:常岫雯 王业霞 发布时间:2016-08-17

评价央企的境界,关键看其履行社会责任的实际行动。在中央关于开展援藏扶贫的号召下,秉持“提供清洁能源,点亮美好生活”的使命,一批大唐水电人来到西藏这片广袤而神秘的土地,扎根雪域高原,深入高山深川,不畏重重艰难,开始了电力援藏扶贫工作。近6年艰苦建设与执着坚守,终使汪排、波堆水电站相继投产,解决了5.6万多藏区农牧民的用电需求。

7月,集团公司派出的采访组深入现场,通过实地感受和广泛交流,深切体会到大唐援藏不只是点亮了世界屋脊上的一盏盏明灯,更可贵的是切实改变了藏区人民的物质生活与精神世界,成功构建了藏汉人民亲如一家的和谐友谊之桥。

启光明——“晚上再也没有‘拖拉机’的轰鸣”

2014年12月31日,经过17个月夜以继日的施工建设,拥有3台单机630千瓦、总装机容量1890千瓦的西藏汪排水电站并网发电,成为五大发电集团中第一个在无电地区援藏投产的水电站,兑现了中国大唐对西藏自治区政府的承诺,解决了45个村3708户21580人的生活用电问题。    

2015年7月6日,中国大唐在雪域高原电力援藏建设的首个项目——西藏波堆水电站首台单机容量3200千瓦机组投产发电,解决了西藏波密县3.5余万名农牧民生产生活用电问题,其照明点油灯和做饭、取暖靠烧柴彻底成为了历史。2016年5月22日,随着3号机组投产,经过近6年不屈不挠的鏖战,波堆水电站全面建设完成,为波密县经济发展提供了能源保障。

见到汪排水电公司总经理周彦时,平均海拔3800米、高寒缺氧的“威力”显而易见,这个高大的西北汉子,肤色黝黑、脸颊酡红,常年伴着高血压和痛风等疾病。自投入大唐援藏事业起,他整个身心都融入到这片雪域高原中。

汪排水电站建址的八宿县,原有的二、三级水电站都是上世纪八十年代修建,设备陈旧,容量有限,输出电力很不稳定,造成全县经常停电、限电,尤其在冬季枯水季节,电力供应严重不足,家家户户自备柴油发电机,用其县长尼玛吉村的话说“一到晚上,满大街都是‘拖拉机’的声音”。

对此,凭着“缺氧不缺精神,缺人不缺责任”的意念,凭着多年的水电项目建设经验和满腔热情,大唐汪排人急地区电力需求之所急,结合施工速度和质量的要求,对电站施工总进度进行了大量调整和优化,将原来24个月的建设工期整整提前了7个月,实现电站提前高质量投产,并获得“集团公司安全文明样板工地”称号。

位于海拔2780米的林芝地区波密县西北部波得藏布流域的波堆水电站,是中国大唐在西藏第一个无电地区采用中央计划内投资与企业投资相结合的试点水电项目,是完成无电地区人口用电问题“三年行动计划”的重要工程。2011年11月8日,西藏自治区副主席丁业现出席波堆水电站开工仪式时,高度赞扬了大唐集团为支援西藏地方经济建设,促进民族地区社会稳定作出的贡献:“大唐人仅用了1年的时间就完成了项目审批的全部工作,在雪域高原展示了央企风范,充分体现了中央企业勇于担当社会责任的意识和对西藏人民的深情厚谊。”    这个责任履行之不易、这个窗口建设之艰难,在从林芝机场赶赴波堆水电站所经历的道路之苦中可窥见一斑。318国道波密到林芝段堪称世界上最危险的道路,却是去往电站的必经之路。

汽车在蜿蜒险峻的山路上盘旋,晴朗的天空突降暴雨,前方山体边坡坍塌,路桥施工单位开始紧急施工防险,我们只能在雨中焦急等待。劳累、焦躁又略带恐惧之下,与我们同行的怒江水电开发公司副总经理、波堆水电公司总经理安钢依然谈笑风生,“在波堆电站建设中,所有材料和设备都要经过318国道运至工地,堵车、塌方、泥石流、桥梁塌垮甚至地震灾害的考验非常多,在通麦天险段未改建以前当‘山大王’是常事,现在路已经好走多了。”

路上,安钢给我们细数了大唐水电人在西藏施工的多重考验:地理环境特殊,高寒缺氧;道路蜿蜒崎岖、交通运输不便;地震多发、工程地质地形条件复杂;施工难度大,人工、机械劳动效率低,技术、生产能力在高海拔地区只能发挥70%;无电地区施工阶段完全靠柴油发电机提供电力……

面对重重困难,谈及大唐人的制胜“法宝”,安钢多次提到了“坚韧、内敛、踏实、奉献”的牦牛精神。坚韧,就是用孜孜不倦和过人的毅力,致力于开拓西藏水电;内敛,就是不张扬、不虚华,用素质和品格创造大唐人文和谐的高原发展环境;踏实,就是脚踏实地、默默耕耘,一步步做好每一个项目;奉献,就是不畏高原寒苦,忍受低压缺氧,任劳任怨。

秉持“像牦牛那样”的坚定理念,波堆人以“人文和谐、环境友好、优质精品”为目标,汪排人以“敢于承担责任、甘于付出奉献、善于建设精品”为追求,成功打造出大唐集团援藏项目示范窗口,全力书写了中国大唐积极履行社会责任的璀璨华章。

穿梭在318国道上,“波密,最能留住爱情的地方”的大宣传牌赫然入目。对大唐驻藏干部员工而言,借用其语——“西藏,最能留住心血的地方”。

谋富足——“不敢想没有大唐的生活”

建设一地项目,惠及一方百姓。在波密县城,我们深切感受到大唐人在雪域高原上点亮明灯的意义,靠小型汽、柴油发电机发电在这里已彻底成为历史。县城灯火辉煌,藏民在明亮的广场上跳着欢快的锅庄舞,脸上洋溢着欢笑;商店灯光闪耀,迎接着来自四方的游客,只有几家门店在不显眼的地方,柴油发电机落寞地闲置着。

“波堆水电站是波密县域电网骨干电源,投产发电后不仅解决了全县3.5万余名农牧民用电困难问题,同时优化了波密县域电网结构,大幅提高了电网供电质量。”波密县主管电力和水利的副县长索朗平措告诉我们,“这为全县脱贫奠定了坚实基础,为县域社会经济发展、地方长治久安提供了能源保障。”问及对大唐人的印象,索朗平措脱口而出:“特别能吃苦、特别能奉献!”

是的,大唐人选择在青藏高原工作,必须特别能吃苦;大唐人致力在藏区开发水电,初衷就是为了奉献地方,为当地百姓带去福祉。波堆项目让当地农牧民深度“介入”工程建设,一方面让有运输条件和能力的村民,由政府与当地村委会、施工单位统一协调管理,参与到工程建设运输中,同时为没有技术但身体健康的村民安排相应岗位,从事力所能及的工作;另一方面对贫困家庭进行生活扶助,提供修建房屋所需建材,逢年过节还送去物质帮助,以此全面贯彻大唐援藏宗旨,增加当地群众经济收入,帮扶特困家庭脱贫。

八宿县由于电力建设严重滞后,致使基础设施发展缓慢,经济和社会事业发展明显落后,很多家庭以前要靠蜡烛、油松等方式照明。汪排水电站发电后,彻底结束了县城满大街发电机噪音的历史,结束了农牧民家里原始照明的历史。种种改变对比鲜明,令大唐汪排人的艰苦付出尤显珍贵。

而在波密县,农牧民参与波堆项目建设用工、车辆运输等,目前已累计结算达到2170余万元。在波密县倾多镇修建一新、宽敞明亮的镇党委办公室里,普琼书记自豪地说,倾多镇是波密县的富裕镇,波堆水电站附近的栋曲村更是富裕村、明星村,这个村原来只有2辆大卡车,现在已有50多辆,村民家里都用电做饭、取暖,还有部分家庭购买了小轿车。

“老百姓家里的电器以前因没电而闲置,现在生活跟城里一样,用电绰绰有余。波堆水电站对地区经济发展,特别是对农牧民的生产生活帮助很大。大唐人跟当地百姓相处得很好,像乡里乡亲一样,我们也把他们当自己人看待。”普琼书记感慨道,“能有这样的项目落户于我们的村落,是这代藏民的幸运和骄傲!”

在波堆水电站附近的道路上,巧遇开着卡车经过的栋曲村为电站运输物资的车队队长格桑达瓦。站在自己的“大东风”前,格桑达瓦穿戴时尚,一副墨镜炫酷十足。“电站刚建时,我借钱买了大车,跑了3年运输,贷款就还清了。”问及还置办了啥家当,他笑着透露:建了一个沙场,买了两台装载机,添了一辆皮卡。“这几年工程进展顺利,大唐人与我们打成一片,力所能及的挣钱活儿都交给我们。如今村里富裕了,多亏大唐的水电给了我们赚钱的平台。”格桑达瓦爽朗大笑,周身洋溢着现代藏民的新气象,“现在真不敢想没有大唐的生活!”

这样的幸福感,在波密随处可以感受。作为县城里最大酒店的餐饮部主管,余培珍感触更深,“过去200瓦的灯泡当15瓦的用,冰箱、洗衣机得靠柴油发电,但柴油不好购买,既贵又污染环境。因为突然停电,电梯里经常传来惊叫声。”波堆水电站投产后,“过去的种种不方便,现在全部解决了!条件好了,游客源源而来,酒店的生意越来越好。”

波密县玉许乡逢缘饭店的老板赵海清,是从河南来藏区做生意的,“以前三天两头停电,蔬菜都难保新鲜。”波堆电站投产后,他增加了许多电器,尤其是空调的投用,让就餐的环境更加舒适。“没电时好发愁,有电后心情好得很!”

“这是大唐给我们建的。”在玉许乡政府的院子里,王斌书记指着修缮一新的篮球场告诉我们,“附近的僧人、居民都来打球,老百姓都知道大唐。”而曾经负责林业工作的该乡党委副书记李振华,则对波堆水电站的植被恢复、水保环保工作印象深刻,“我眼看着大唐人在很短的时间内,就完成了场平、覆土、种草植树等大量工作,见证了他们像蚂蚁搬家一样为环保尽心尽力的执着精神。”

乡里的低保户次仁贡布听说我们来访,拄着拐杖赶到乡政府,“我家盖房子,大唐人送来水泥和钢筋,没有你们的帮助,我们住不上那么好的房子!”而倾多镇遭受火灾失去住所的两户藏民,也在大唐人的帮助下住进了全新敞亮的房舍,“没有大唐,就没有新房,看到你们好亲切!”

波密,藏语“祖先”的意思。在先辈的护佑下,大唐的到来为这里增添了现代的动力,方便、温暖、富足成为这里的新标签。

改观念——“现在没有文化真吃不上饭”

“坐在办公室里等藏民来访,他们就会有隔阂感;而在路上、在工地、在任何场合进行沟通,才能拉近我们的距离,培养朋友和兄弟般的情谊。”在波堆水电公司总经济师马洪中看来,加强藏民与大唐、与现代电力的互融相当重要。正因如此,该公司在项目前期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先后取得20余个专题编制审查和批复,与当地政府和百姓建立了良好的合作关系和深厚的感情。

前期建设语言不通,大唐人就紧密依靠政府耐心做工作,利用宣传牌等讲解工程建设的意义;藏汉风俗不同,大唐人充分尊重藏民习俗,积极参加藏族群众组织的各种节日活动,帮助农牧民兴修农田设施,儿童节为乡镇小学送去学习用品;知识水平不同,大唐人就把一些技术标准较低的工程交给农牧民,并派出技术人员指导他们参与力所能及的工作……从对电站初建充满戒备,到如今真正认识到电力改变生活、文化提升素质,大唐人的努力和付出犹如奔腾的江水,释放出特有的价值和力量,为这片土地带来深远的影响。

大唐人用语言告诉藏民,“不多挖一寸土,不乱卸一方渣”,“边施工,边保护,边治理,边恢复,及时见效果”,“电站建成以电代柴,可以减少对森林资源的消耗,保护当地的生态环境”;大唐人用行动告诉藏民,项目建设与水保环保同步,电力开发与脱贫致富相关。当心中的质疑不再成立,当稳定的电源改变生活,当光明的项目惠及地方,农牧民的观念也在悄然改变。

八宿县是西藏的贫困县,信息相对闭塞。汪排水电站投产后,保证了供区内农牧民的照明和文化用电,电视广播等媒介宣传了党的政策,拓宽了广大群众的视野和思路,对维护社会稳定、带动文明发展发挥出积极作用。

央企援藏也播撒了文化的种子。“大唐人什么都懂,他们是我的朋友和老师!”为波堆项目干活多年的栋曲村双联户户长晓朱,见到我们就滔滔不绝地打开了“话匣子”。

晓朱贷款买了大车为波堆项目跑运输,现在不仅还上了贷款,家里还添置了小轿车。但他认为这不是最大的收获,“我不识字,过去出门办事,站在人家单位的牌子前,我不认识它,它也不认识我,可也没觉得文化有啥用。后来管理车队,记账都得靠别人,这才意识到没文化真不行。”晓朱说,自己从大唐人身上学到了不少东西,不仅有党的政策,还有法律、管理等学问。努力挣钱的晓朱把孩子送到拉萨上大学,“以前有文化能当饭吃?现在没文化真没饭吃!”句句朴实的话,却像名言一样震撼着听者的心。

装卸水泥、筑挡风墙、种草植树,波堆项目能挣钱的活儿央金都干过。这个25岁漂亮的藏族姑娘,只有初中文化水平,但她自豪地告诉我们,自己从波堆项目挣来的钱,不仅贴补了家用,还供姐姐上着大学呢。

栋曲村施工队队长桑吉,是波堆项目工地上有名的“劳模”,加班加点的队伍中总有他的身影。在植草绿化现场,看到我们来访,晓朱把自己崭新的花格衬衣套在他身上,还从同伴处借来一顶酷帽给他扣上。桑吉一脸腼腆地告诉我们:“家里电器买齐了,新添了北汽商务车,现在一家出行很方便。”挣钱还干啥?“供孩子上大学,把家乡建得更美好!”桑吉对未来的规划很清晰,“我也要走出西藏,去全国各地看看……”

夕阳西下,当晓朱、桑吉他们收工离开水电站时,一辆辆摩托车从我们身边经过,他们挥动着手臂打招呼,“谢谢”“再见”“扎西德勒”的声音不绝于耳。从那些淳朴的笑脸上,我们看到藏区的希望正在这里构建,正在从这里走向未来。

建家园——“在这里工作的前景会更好”

在波堆水电站集控室里,几名藏族年轻人正在认真地监盘,他们或来自西藏高等院校,或出身当地乡村。致力于培养藏区电力人才,着眼于解决当地青年就业,波堆、汪排水电站犹如储备能量的“梦工厂”,吸纳了23名藏族学生走进大唐。

“企业组织我们去彭水水电站、马岩洞水电站、唐山电力培训中心进行了系统学习,掌握了不少知识,积累了很多经验,各方面都有明显进步。”毕业于西藏农牧学院电气自动化专业的运行值班员索朗坚赞告诉我们,培训既有理论讲解、设备巡视、实训演习,也有晨练健身、友谊赛事、同跳“锅庄”。而为他们特别设计的“值长技术讲堂”,则有效解决了藏族学员基础知识和工作经验不足的问题,显著提升了综合素质能力。在“打破砂锅问到底”的专注下,在“学技术、争第一、做贡献”的氛围里,学员们克服了语言障碍、“醉氧”效应,顺利达到了中小水电上岗技术要求。在成为合格的水电运行值班员的那一刻,他们为老师献上了洁白的哈达,表达了真诚的感谢和祝福。

白玛卓嘎来自栋曲村,是藏族员工里的“大姐”,被大家一致评价“特别勤奋”;同村的次仁达瓦很少说话,始终带着羞涩的微笑。问及他们今后的打算,两人异口同声地说:“继续在这里学习和工作。”

高大帅气的藏族小伙儿江扬,被问到当初怎么会来大唐,他说村里张贴了招聘信息,自己成为大唐一员,家里人都很支持,村民们也很羡慕。他还特别强调,这里“不仅能学到知识”,而且“饭菜很合口味”。

口味相合,源自对藏族文化传统和生活习惯的充分尊重。在波堆、汪排水电站,汉藏员工一起喝酥油茶、吃糌粑,还能定期吃牦牛肉“打牙祭”。“我们引导藏族员工多吃蔬菜,鼓励汉族员工学习藏语,大家相处得很融洽。”波堆水电站总经济师马洪中说。

大唐国际重庆分公司支援波堆电站生产运行的值长李长车,正在为藏族员工进行现场指导,他打开手机展示了他们自发建立的“波堆一家”QQ群和微信群。从重庆主动申请来波堆援藏,他克服了初期的不适应,积极投入培训指导工作中。“藏族员工特别勤恳,特别肯学。每讲一个知识点,他们都细致地去学习,现在很多工作都能独立完成。”李长车说,“下班后我们会去电站附近边散步边聊天,会议室里还有卡拉OK,别看这些藏族小伙子腼腆,却能填词、会写诗,能歌善舞。”

央初,大唐国际云南李仙江戈兰滩水电厂运行值长,2014年11月主动要求到汪排水电站援藏,负责指导电站运行和人员培训工作。这个藏族小伙,深知电力对地方发展和人民生活的重要,希望能尽自己的绵薄之力让藏家灯火闪亮。如今他的徒弟们都已成长起来,他也用无私的付出赢得了“集团公司劳动模范”、大唐国际“十大杰出青年”等荣誉。

朝夕相处中,大唐人不畏艰难、任劳任怨的精神,感染着身边的藏族青年。“爱岗敬业”,当我们提议让他们写下最能表达自己心声的词语时,白玛卓嘎不假思索地写下了这几个字。“我爱大唐”“务实奉献创新奋进”“发展大唐西藏电力”“大唐是我家”“建设故乡”,他们表情认真,用汉藏双语一笔一划地表达了心中的所想、所感和所愿。

“珍惜在这里工作的每一天!”在大唐广阔温暖的家园里,他们将飞得更高更远。

再援助——“为藏区人民持续造福”

大唐援藏,送光明,明灯点亮在世界屋脊上;送富裕,创造一方百姓富足生活;送尊重,6年和谐友爱结汉藏一家亲;送温暖,博爱筑起藏民崭新的家;送观念,播撒文明文化的新理念;送岗位,吸纳藏族青年加入大唐家园……

而这一切都还远未结束。西藏吉隆县可再生能源局域网工程的启幕,标志着大唐援藏工作任重道远。

“吉隆县位于日喀则地区东南部,与尼泊尔接壤。吉隆县电网结构薄弱,供电质量和可靠性较差。受“4·25”尼泊尔地震影响,县内部分电力设施出现不同程度的损坏,电力供应更为紧张。”采访前,怒江水电开发公司总经理李鸣与中南勘测设计院的专家一道,刚完成了吉隆工程建设规划的评审。

“建设吉隆县可再生能源局域网工程,有利于提高区域供电能力,改善供电质量;有利于推动当地经济发展,提高生活水平;有利于增进口岸繁荣发展,维护边境稳定;有利于促进生态环境保护,调整能源结构。”谈及吉隆项目的意义,李鸣概括道,“这是落实中央第六次西藏工作座谈会和藏区工作会议,推动藏区跨越式发展和长治久安的具体体现。”

对于怒江水电公司下一步工作重点,李鸣思路清晰:“一方面建好吉隆项目,进一步树立大唐在藏良好形象;一方面把波堆和汪排水电站管理好,体现大唐的管理和技术水平,为当地人民持续造福。另外,还要做好高原病的防治工作。”

“在高原,人体免疫力明显下降,身体不舒服的症状会被成倍放大。”波堆水电站综合部主任王秀君是驻扎现场的第一位女性,被誉为“高原上的格桑花”。2011年2月,波堆电站筹备期缺乏技术经济专业的人员,王秀君从云南李仙江戈兰滩水电站来到这里,在高原一“反应”就是5年多。“孩子跟着爱人在许昌老家,小学毕业时打来电话,说妈妈一次家长会都没参加过,很想你出席毕业典礼。”提及家人,王秀君满心愧疚,“2014年体检时查出肿瘤,医院直接留我住下,后来复查幸好是良性,但做手术也不敢跟家人说。驻藏时间长了,身体的小毛病很容易变成大祸端,但是大家还在坚守。”

“能见证大唐在藏水电从无到有,获得藏区老百姓的认可,值了!”5年多来,大唐人像“坚韧、内敛、踏实、奉献”的牦牛一样,在西藏大地上铿锵行进。面对海拔4000多米的吉隆项目,大唐人抖擞精神,即将攀越更高的山峰。

“有这样的干部员工,今天的中国大唐,就是明日的世界大唐!”“感谢大唐,扎西德勒!”飞机缓缓离开林芝,受访者发自肺腑的话语,还久久萦绕在我们的心间。祝福大唐人,相约在吉隆。

来源《中国电力报》2016年8月11日第01版


网站地图|联系我们|法律声明|隐私保护

香港六合彩公司bazaconii.com版权所有 中国水利电利物资有限公司 网站备案编号:京ICP备14034280号  京公网安备11010702001320-5  网站技术服务:iWing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